周二的情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92章 三年一晃而过,陆教授的娇养小玫瑰,周二的情书,61看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考试结束,请考生停止答题……”铃声响起,陆淋之停笔走出了考场。

学校走廊里响起了学生的欢呼雀跃,结束了,三年好快啊,陆淋之转身看了眼后面四个大字(遥平中学),终于如释重负地走出了校门。

……

校门口,一辆低调的黑色汽车里,“阿芽,感觉怎么样?”

“菲雨姐,你也来了,不错,试卷不难。”一脸轻松。

说话的女子是曹菲雨,相比三年前又冷又御的样子,她现在多了几丝温柔,身材还是那么火辣。

三年转瞬即逝,记忆似乎还停留在高一踏入遥中校门的那一刻。

三年身边发生了很多事情,自从两年前从佛罗伦萨回来,自己变了很多,周围也物是人非,哥哥去了京城上学,竟然和曾经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曹学姐在一起了,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他们在一起两年了,如胶似漆。

爷爷也越发神秘,经常不见踪迹,上次见他似乎还是3个月前。

自己也渐渐独立了,放在三年前,自己都怎么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慵懒散漫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女人会是自己,果然只有经历了流血流泪了人才会成长,呵,陆淋之神情自嘲。

曹菲雨看着眼前这个眼神凉薄,眼眸深处伤痛的女孩,忍不住心疼后悔,这两年在京城对阿芽的关注太少了,也不知道这孩子究竟在学校遭遇了什么,一个娇俏俏爱笑的孩子会变成现在这样,总是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来掩饰那满身伤痕。

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陆淋之没有低头瞌睡,看上去懒洋洋,没有睡醒的样子。

“阿芽,饿了吧,我们回家吧,爷爷回来了。”正在开车的石博约和副驾驶上的曹菲雨相视而望,眼神示意后转而温柔地说道。

爷爷回来了,陆淋之猛地睁开了眼睛,许久舔了舔有些发白的嘴唇,声音发涩,“爷爷——他——也回来了。”

石博约带着调侃,满脸笑意,“怎么,阿芽不相信吗?你高考这么大的事,爷爷再忙也会赶回来看看他这见不到爷爷一脸失落的小孙女。”

陆淋之眼睛微烫,“哥哥,我没有说不相信。”声音娇脆,五官舒朗开来,嘴角不自知的上扬。

石博约和曹菲雨相视一笑。

……

汽车像以前一样缓缓驶向老城区,那个古色古香的宅子里。

看着窗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下面是一条自己走了三年的马路,前方是家的方向。不同的是,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孤独地走在这条熟悉又陌生的道路上,那个偌大的房子也点燃了一盏烟火,还有自己想见的人。陆淋之露出了一个毫无保留发自内心的微笑。

明媚开朗的笑容带着强烈的感染力,远处背着包的少年看痴了,那是一张怎样的脸……令人心悸。

庭院和以往没有什么变化,葡萄藤上硕果累累,挂满了青色的果实,远处的荷花迎风摇曳,传来阵阵清香。

花架下的石桌上已经摆上了冒着热气的饭菜,三年前自己和爷爷在这吃完饭数星星的场景还在历历在目。陆淋之站在石子路上呆呆地看着。

“阿芽回来了,刚刚好,最后的红烧鱼也上锅了。”石坤端着一个瓷白的玉盘走了过来。

看着远处系着围裙和三年前没有什么变化的老人走了过来,陆淋之忍不住红了眼,“爷爷,我想你了。”这一刻她像个孩子,眼眸含泪,眼角发红,收起了那副保护自己的盔甲。

石坤把手上的玉盘放在了桌子中间,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走了过去,“怎么还像小猪一样掉眼泪,阿芽。”语气宠溺,伸手想擦去陆淋之眼角的泪珠,转而又缩了回去,“阿芽,你们先洗手吃饭。”

陆淋之伸手抓住了石坤的手,“爷爷,阿芽以为你不要阿芽了。”陆淋之垂下了头,抽泣的声音响了起来。

“阿芽,爷爷手上有油渍,脏。”石坤看着神情脆弱害怕、唯恐自己离开的阿芽,叹了一口气,还是没有抽出手,“爷爷,怎么会不要阿芽了呢,阿芽永远是爷爷的孙女,爷爷不会离开阿芽的,走,和爷爷一起去洗手,阿芽。”

……

不一会厨房传来了爷孙两人明朗的笑声。

曹菲雨眼神羡慕的往厨房看去,真好,如果我的舅舅也像阿芽爷爷一样该多好。突然手边传来一阵温暖,曹菲雨看着旁边绵连温柔,眸中含情看着自己的男人,放下了内心的那些纠结,紧紧回握,幸好,我遇上了你。两人摆好碗筷相视一笑。

天上云卷云舒,庭院花架下。

“阿芽,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石坤看着坐在自己旁边小口小口秀气吃着鱼肉的陆淋之,感慨道。

曹菲雨看着脸颊微红的人,宛然一笑“是啊,阿芽真漂亮,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废柴小姐妖孽倾天下

云萝妖火

井底之蛙

吧懂

刚下山,绝美未婚妻逼我领证

麒麟才子

系统我无敌舰队呢,有人欺负我娃

糟糕的开心家

穿成团宠后,她带着全村发家致富

弹弹得鱼丸

重生之复仇女神医

水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