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十二章 博德山庄,鬼偷色,子迹,61看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前面不到五十米有灯光的地方,即使不是雷大雨小的天气,估计也不会有多少路人,应该就是博德山庄的正门。

过了正门,宛若进入一座浑然天成的城市森林,里头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一幢幢足以令普通老百姓羡慕到死也买不来的欧版别墅,此刻凉风吹走残云自也孤零零地渐入宁静。

冷然本有让出租车长驱直入的念头,考虑再三招惹不起这里的安保人员到底还是算了。

他如以往任何时候一样,原地下了车。

然后,他把手提包褪到手腕处,以便腾出双手来收了收衣领,再燃起一支烟头,假装若无其事地慢慢踱步过去,终于寻了一个没人留意的空档,悄悄地踮足进去,没有惊动山庄里的任何人。

直到周启丽无知无觉地打开大门的时候,习惯性地接过男人的手提包,都还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不管什么样的情绪来得都太突然。

她一贯镇静的脸色迅速苍白并且复杂起来,神情恍惚,还有意无意地阻挡了冷然往里的去路:“你……你怎么来了?”

或许是今晚上最后一个闪电把四周照得有些森然,等雷声紧跟着下来的那一刻,她又连忙把他拖进了门里。

“真的不舒服啊?你看你……脸色这么差,还是去医院吧?”

冷然等她关好门,不由关切地问。

“不……不是……喔……有些……”

周启丽语无伦次。

冷然差不多是头一回见她这么的慌乱,下意识地问:“家里是不是有人,我,我冒失了?”

“没……没有……还没有……”

周启丽终于把头垂下,说到了重点,“但他……他说……今晚回来……”

这下轮到冷然惊恐万状,脸色绝不会比她好过多少。

冷然随口问的家人想当然应该是她的孩子什么的,丝毫不会去和“他”挂上任何边。

作为偷香者,自然对这个“他”相当敏感却又习惯抵触,有事没事都不愿意提及甚至最好能够忘掉,否则怎么还可能偷得下去呢?

但事实上这是个问题,明摆着就要被“他”撞上了,那还了得?

也难怪,今天一天的她都与往常大不一样,一会儿说不行一会儿又说行,变幻多端。

这女人的心呐真是海底的针!

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说出原因来呢?或许,她的忘“他”情绪做得更要到位些。

“也……也不一定的,人……人肯定是今晚要回来,却……却不一定会来这里……”

眼见小情人乱了方寸,周启丽难免安慰说。

冷然彻底无语,速度要逃的心停了顿,说得也是,他们应该远不止这一幢别墅,恐怕只这座城市里七八个家都有吧。

可万一呢?

他到底还是不自觉地默默拿过自己的手提包,朝外挪了挪细碎的脚步。

“你……你还没吃晚饭吧?索性吃点东西再走。”

这一会儿过去,周启丽反倒平静多了,显然也只有她能够把握住分寸,渐渐恢复了惯有的雍容。

“不了,我还是走吧,不扰你……”

冷然转身犹豫着就要走。

“不要……”

周启丽虽然有些着急,却没有很大的动作,只是拖着他的手提包不放,轻易就把他给俘虏了。

冷然不再多话,腾出双手捧起她那早已洗净的头脸,没有妆扮的感觉似乎更真实,好吧,他豁出去了,深深地吻了下去。

周启丽始终闭着美眸回应着,啜吸着,手里的任何东西也拿不稳似的跟着滑落下来……

……

冷然酣畅淋漓地终于释放,释放完梦境中所有的憋闷,忽然就停滞不动像一条死狗似地趴伏在周启丽的身上。

“完了?这……这么快?”

她娇喘连连,意犹未尽,却又如梦方醒,渐露愠色,“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在这里?”

在沙发上都能完成爱,在这之前,她甚至连想都没敢想。

所以,她羞恼得只能用尽软绵绵的气力,将他轻轻推开。

她的柳叶眉下的责备,冷然早已深深领教,也略懂默默地敷衍过去。

“你……你就不怕我来了?这么冒失地就来?”

羞恼过了也就算,这也是周启丽的性格。

“来……来什么?”

冷然捕捉时机,及时挑逗。

周启丽不及白眼,又被他结结实实地摁在了下面。

他很懂得事后调情,这次却唐突出了一句不该问的话:“你说……他到底会不会来?”

“他?他……”

周启丽微怔,内敛的眼神更加内敛,“这时候不说他了,好不好?”

“我只是有些担心,万一……”

冷然的语调富含忧国忧民的气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灵异小说相关阅读More+

红颜王妃,我是红颜非祸水

书勤

红尘愿

猫丢了

替嫁后,秦总亲生儿子曝光了

顾素素秦天翼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谢玉渊李锦夜

末世:带领娘子军团出击

好一个酒蒙子

那朵残缺的夕阳

郁汐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