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13章,莫邪(凶剑情史系列二),聿桥,61看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唉!受伤真的不是件好事。

昏过去之前,他最后一次在心里歎息,却来不及看见莫邪脸上难得出现的惊慌及手忙脚乱的失措样。要是他能看见,大概昏过去时也会带着欣慰的微笑吧!

☆☆☆

这一次,韩观封依然什么都没做,但是玉面修罗的大名却传得更盛了,因为死在莫邪手下的白袍怪人,是江湖中颇有名气的「五毒郎君」,身上的毒药之多,毒术之惊人,常使敌手头痛异常。

在他手中丧命的无辜更是不知凡几,若非韩观封长时间以灵石玉ru为饮,身上有抗毒的能力,早死在他的五毒爪中七孔流血而死。

韩观封自昏迷中醒来,朦胧里四顾,看不见莫邪的人影,一慌之下不曾多想,马上撑起虚躺在床榻上的身子下床。结果双脚穿上鞋,还来不及下地,一阵晕眩袭来,整个人便狼狈地跌到床下。

「你在做什么?」韩观封头顶立刻传来莫邪有些动怒的声音。

趁他人还在昏迷的时候出去一趟,才回来就看见他在做蠢事,也不想想自己身上有伤,自不量力地起身想做什么?

轻而易举地将人重新扶回床上,莫邪看见他鼻头的红晕及脸色的苍白,既是生气又是好笑。

头一次,她觉得如此放任自己的情绪,似乎也是不错的生活方式。

韩观封讪讪地摸摸撞疼的鼻子,「我以为你离开不管我了。」害他吓得魂都飞了一半。

莫邪垂眸。「我说过除非你能保护自己或是死了,我才会离开你。」她有些害怕自己心里因为他的话所产生的欣喜。

「我知道。」可他就是担心。

她拿出刚刚飞回洞里取来的灵石玉ru,打开瓶子替他擦在伤口上。「别忘了,你我不过是主仆,迟早有一天是要分散的。」

他苦涩地一笑。「这我也明白……可是莫邪,人心是不由自己的。」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不喜欢这话题给她带来的骚动。

用未受伤的手抓住莫邪的手腕。「你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逃避我?这些日子来我表现得还不够明白吗?我不信你不懂。」在他们俩相遇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他的心恋上看似无情无欲的莫邪。

「那是不可能的。」无情甩开他紧握的手,心底却因看见他牵扯伤口引起疼痛时的蹙眉而心疼。

「为什么不可能?」

「你是人,我是器,人有情,器无欲。」这样的差距还不够明显吗?

「那又如何?你只是无欲,却非无情不是吗?」

「神器哪来的情?」莫邪微恼。

「没有情的话,你的心为何会有感觉?我晓得你现在有些生气,有些懊恼,甚至有些痛苦。」

也许他们的灵魂是彼此相系着,否则他怎能轻易地感受到她的心?这样的心有灵犀,他不信她对他真的无情。

「你胡说!」她不肯承认自己心里的乱。

「我没胡说。」他撑着身子,硬是上前拉住她的手,逼她看着他。

「你胡说。」嘴里坚持,双眼却无法与他的灼灼目光对视,他的眼眸太过清澈明亮,清楚地照出自己脸上的表情,那是一张不再冷然的脸。

「我没胡说,你并非真的认为我的话是胡说,你不过是在欺骗自己,你的一切我都晓得。也许你的脸上从来不显现一丝一毫的情绪,那并不代表别人无法看透你的心,我晓得你生气,气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你懊恼,懊恼自己的心情不再平静无波;你害怕……」

「闭嘴!」莫邪遮住他的双唇,不让他有机会继续揭开她努力隐藏的秘密。

被捂着嘴,终於失去力量的韩观封颓然坐倒在床沿,原本失色的脸庞更加苍白,但是那双似乎燃着火焰的目光,灼灼热烫莫邪的心,明明白白诉说着被她阻止无法继续的话语。

她咬牙,平静的脸庞出现倔强的神情。「什么都别再说了,一切不过是假像,是你多想了。」放下手,眼里警告他别再说出任何一句话。

韩观封默然,撑着不舒服的身子躺回床上。

他的无言,让她放下悬在心头的大石,继续刚刚被打断的工作,小心翼翼替他的伤口涂上药抹匀,细心的包紮一点也不曾弄痛他。

就像在洞穴他奄奄一息时,她为他所做的一样。

从那时起他就在想,不断想着,心真的是人才有的吗?神真无心?灵真无心?莫邪真的无心?

答案是否定的,无心之人不会有那样温柔的动作,她晓得他的疼痛,所以那样仔细处理他的伤口,减轻他的痛楚。只有有心之人,才懂得为人着想。

於是,他顺着自己的心,任感情缓缓从自己身上移转到她的身上,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在自己身上的心越来越少,在她身上的情越来越多,多到变成一种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

亮剑世界当地主

青铜级废物

攻略自己的世界

只来一趟

宫娥

极至

斗罗V:进化荒古帝龙,多子多福

每月一更

转世武神?我全家反派,手撕男主剧本

麻麻糊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