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 16 章 他缓缓解下戴在腕...,春日相见,北倾,61看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十五章()?()

他故作凶狠,可他那副长相,和凶恶是一点都不沾边。()?()

也不知道他是毫无自知,还是觉得了了是个小孩,比较好吓唬些。

10想看北倾写的《春日相见》第 16 章 他缓缓解下戴在腕...吗?请记住.的域名[(.)]10?10%?%?10

()?()

她重新坐好,将纸张摆正,握着笔继续往下写。()?()

刚写完一句,裴河宴握着戒尺,在她的左肩上轻拍了一下:“肩膀放松。”

了了刚想回头看他,戒尺灵活地抵住了她的腮帮子:“继续。”

了了鼓了鼓嘴,有口难言。

接下来便如受刑一般,肩不能耸,背不能塌,手腕要与桌面垂直,目光要在笔尖聚焦。她前一秒刚泄了劲,后一秒戒尺就如手眼一般,立刻抵达战场以示提醒。

好不容易抄完了《八吉祥颂》,了了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裴河宴只草草看了一眼,便让她继续保持端坐的姿势。

了了不解:“我还不能动吗?”

裴河宴凝眸看了眼桌角上的沙漏,沉吟道:“再坐半刻钟吧。”他则站起身,将了了刚写的两张经书放到一起对比。

……

总的来说,神仙难救。

了了紧张兮兮地观察着裴河宴的表情,她在连吟枝的脸上看到过太多次失望,每到交答卷的时候,便会变得格外敏感。

裴河宴并没有察觉到她的情绪,他对了了本就没有预期,自然谈不上失望。

他先检查了一遍有无错别字,摸完底,再去看字体的结构。等做完这些,半刻钟也到了,他放下经文,示意了了:“你可以回去了。”

了了睁圆了眼睛,不敢置信。

这、这就放过她了?

见她会错意,裴河宴只好再补充一句:“明天再来。”

哦。了了眼里的光跟被风吹灭的烛火一般,瞬间熄灭。

她站起来,收拾了一下桌面,正犹豫这砚台和墨条怎么处理时,裴河宴微微颔首,看向了了:“放这吧,我自己来。”

说完,他目光微定,落在了了右侧的脸颊上,多看了两眼。

自她下巴到右脸的面中位置,刚好地印了两列经文。

他一哂,低笑出声。

了了不明所以,但见他盯着自己的右脸,下意识用手背蹭了蹭脸颊……啥也没有啊。

她不蹭还好,一蹭,墨迹晕开,她半张脸都黑乎乎的,像刚在泥里打完滚的猫咪,翘着几根看着不太聪明的聪明毛,傻乎乎地看着他。

裴河宴越发觉得好笑,可照顾着了了的面子,他十分克制地用手指抵住唇,轻咳了一声,才将嘴边的笑意压下。

了了越发莫名其妙了,她用手背蹭了蹭脸:“我脸上是沾什么东西了吗?”

她努力地回忆了一下,自己今天都吃了什么……辣椒碎?干脆面?她不确定。

裴河宴也没再捉弄她,他招手,领着了了走到水盆旁:“墨迹印脸上了,洗一下吧。”

他弯腰,从水桶里打了一舀水,倒入铜盆。

了了借着水光,看了眼脸上的墨渍,微恼。倒不是恼裴河宴,而是单纯懊恼自己总是闹出洋

相。

她掬起一捧水,用力地擦洗着脸颊。这毫不怜香惜玉的动作,很快将她半张脸揉搓得通红。

她脸颊滚烫,自己看不清洗干净了没有,便抬起头问小师父:“我脸上还有吗?”

已近黄昏,夕阳暖融融的光照入室内。她扬起脸时,水珠顺着下巴,珠帘般滴滴滚落。

他的视线一下被剔透的水珠吸引,抬眼望去。

她半张脸颊通红,迎着暮光,眼瞳里的光比掉落的水珠还要更加清透。

裴河宴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转身去拿了块手巾,但并未直接递给她,而是顺手挂在了木架上:“差不多了,把脸擦干吧。”

他背过身,好像忽然多了许多事情要做,忙碌地没空搭理她。

了了不疑有他,自行取过手巾擦干了脸。

真是怪丢人的,她默默地想。

——

那一晚,了了做了一夜的梦。

一会梦见一队快马从戈壁滩前穿行而过,踏入荒漠。鸣沙掩盖了马蹄声,载着马背上的战士一路绝尘,奔向王帐。

一会又梦见一个少女未着鞋袜,盘膝坐在书案前,握笔抄训。

许是太过感同身受,了了在梦里也忍不住“啧啧”了两声,啃着苹果,迈上胡毯,站在了少女身后。

可梦境里,似有加密系统一般。她一眼看去,只看到如绸缎般细软的娟帛,在少女的笔锋下似波光粼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雪边

唯心概念神

写书的林

顶流男团,全员非人

时光语

梨子深闺

小明不吃青椒

罪渊行者

九粒花椒

被迫成为血族萝莉,但特长工业化

Cattle蕾缇丝亚